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120章 完结章 【章 120】(1/2)

一年后,楚国皇宫。

“兄长,近日身子可好些了?”

“好些了,有些乏力,我先去歇会儿。”

“兄长,玉虚宫又来信了,你是否——”

“我乏了......”

楚瑜从寝宫走出,候在外面的小太监立马发现了,这小太监是古老死前一手栽培的,机灵的很。

他本想上来替楚瑜合起门,但看了看楚瑜脸上神色,到底只是唤了句皇上。也好在他机灵,否则就算楚瑜现在有些恍惚,指不定也得给他斩首了去。

如今是初春时节,还有些凉,但太阳照在身上却已经暖了,只是门中人沉疴未愈,所以这宫殿也冷得很。

楚瑜将门松松合起,转身前不放心的透过小隙缝又看了看,向小太监问道:“皇兄最近如何?”

“还,还成。”小太监想了想:“不至于滴水未进,如今愿意食些米粥了。”

“哎,作孽啊。”楚瑜听了又想去推门,犹豫片刻还是选择迈步离开,他嘱咐说:“在粥中加些滋补灵药,换我小厨房的御厨来,你再怎么的也要想办法让皇兄吃些。”

小太监连连点头:“照顾王爷乃是奴才职责,奴才定当不负皇上所托!”

“先随朕走吧,皇兄说乏了,让皇兄安静会儿.....”

外头声音没了,原本仰躺在软塌上的楚狸才缓缓站起,走到了镜子面前。

镜中人的眉眼一如当年,他伸手去摸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,即便已过了一年依旧如此。

飞眉凤眼含情脉脉,唇红齿白羊脂玉肌,可惜少了些血色,眼中多了些沉郁。

“呵呵呵,呵呵呵,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没有守卫,没有伺候的太监宫女,幽冷的大殿之中只有楚狸癫狂的笑。

古时有重塑身形之法,只要一缕残魂不灭,入仙境之大能者皆可以重造残魂身形。

但这种秘法鲜少有人使用,一是残魂遇着仙家人物实属罕见,二是若要为之塑魂便是与天换命,千万年的修为一夕尽丧不说,若是要塑魂之人修为甚高,为之塑魂之人也有性命之虞。

非二者情深,否则如何有人肯做到这种地步呢?

望着镜台上齐子佩的印章,楚狸神经质的伸手去戳了戳,吸了他的灵力,印章上头忽闪忽闪的冒出一点荧光。

“齐子佩?”楚狸慌乱的将印章握紧手里抬到眼前,傻兮兮的盯着又唤道:“齐子佩?”

当然没有人回答他,外头连风儿都没有,殿中更是一片寂静,冷得可怕。

楚狸盯视了有一柱【香】的功夫,才满脸失落的放下印章,抬头看向窗外。

毕竟已经是春天了,窗前的花枝上或多或少都已绽放了些芬芳,蓦地有只鸟儿飞来,站在上面啄蜜。

“已经一年了啊。”楚狸叹了口气,伸手散出灵力隔空摸了摸那小鸟儿,鸟儿沐浴在灵力中十分惬意的抖了抖羽毛,叽叽喳喳诉说着欢欣。楚狸看着便出了神,恍然想到当年二人望窗外飞鸟,手中力气无意识大了些。

“叽!”小鸟儿吃了痛,挣开翅膀往空中飞去,楚狸感觉到灵力失去了目标,这才回神看过去。枝丫上散了几根鸟毛,还带着一点血,想来掉落的时候肯定很痛。

楚狸招手将鸟毛吸入手中,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【用户已完成所有任务,是否立刻进行选择。】

系统提示又响了,楚狸闻言大吼:“否!!!”

殿内又静下来了,楚狸将印章和鸟毛都放入包裹,又恢复了呆滞的神色,直直的走到软塌边倒了进去。

如今他无心衣食,上下都是楚瑜贴身小太监小夏子在打理,这人儿没来,楚狸身上的衣衫都是松松垮垮的。

虽然胸口就这么大大的敞开着,楚狸也不知道冷,躺了没多久,竟然睡着了。睡当然也是睡得不安生的,直到楚狸翻了个身子,搂住枕边的赤霄,蹭了蹭才安静了下来。

“楚狸,楚狸......”

梦中有人叫他,声音是那个人的,楚狸听了死命想要清醒,他不想看!

但没有哪次的梦境是遂了楚狸的愿望的,很快,他眼前的画面便不再一片漆黑,渐渐地齐子佩的模样又出现在他面前。照理说,楚狸是想见齐子佩的,可话说回来,想见的不是这样的齐子佩。

面前是那日他昏迷前最后一幕,齐子佩形容干枯骨瘦如柴,头发瞬间全白,最后枯竭而死。每每看到这个场景,楚狸体内的灵力便会暴动,紧跟着大殿内传出了楚狸难以抑制的呻【吟】,嘶哑而痛楚。

直到小夏子捧着热粥赶回来将他叫醒,楚狸才从梦魇中清醒过来。

他环着膝盖团在软塌一角,身子微微颤抖,眼中蒙着雾气与害怕,口中念念有词:“子,子佩。”

小夏子忙不迭把放在一旁木施上的貂皮大氅拿来,披在全身单薄的楚狸身上说道:“我的王爷,您这样要是出了事,奴才们也不用活了。再说了,皇上他真的十分担心您,前段时间还亲自去采了万年老参,可真是操碎了心,您可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啊。”

楚狸闻言稍稍抬起头,闷声问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小夏子听了一愣,但还是瞧了瞧时漏,说道:“是未时了。”

“未时,未时,该念心经了!”

楚狸嘟囔着,慌慌张张的从软榻上站起,身上大氅掉了也不管,任小夏子怎么拦都没用,直直往殿外奔去。

其实他并没有心经,每日这个时候,都是在楚国皇宫中乱奔,除却身份尊贵加上他修为霸道,时间久了大家也都习惯了。

只是今天他奔的方向是楚瑜书房,楚狸闯入的时候楚瑜正在同大臣商议政事,而他一闯入,楚瑜不得不停下手中事情。

大臣们都退散后,楚瑜才去拦到处乱翻的楚狸,他道:“兄长,你在找什么?”

“坐忘心经。”楚狸又扯开一个抽屉:“心经,心经,你把坐忘心经藏哪儿了?”

楚瑜叹了口气,拉住楚狸的手腕:“心经没了,玉虚宫大战的时候早就没了。”

楚狸用力甩开了他,甚至还转身推了他一把:“你骗人,找不到心经师父又该骂我了。”

“兄长——兄长!!!”

楚狸殿前找不到,又疯兮兮的往殿后跑,楚瑜追着他过去,就看他将书柜全数倒了下来。

“心经,心经,我的心经呢?”楚狸扯开一本有益本的书册,越找越急,几乎要哭出来了。

楚瑜每日都看到他这幅模样,今日不知为何就是十分来气,便朝他吼道:“心经没了,玉虚宫没了,齐子佩也死了!”

楚狸闻言停下动作良久,就在楚瑜想要去扶起他的时候,楚狸转身一掌打在了楚瑜身上。楚瑜本就在前几年伤了金丹,接到楚狸飞升期的全力一掌,立马被击飞了去,落在地上口中呕出鲜血。

“兄长,你可醒醒吧,东君救你不是让你活成这幅样子的......”

楚瑜是受了重伤,可还是一边呕血一边朝楚狸那处挪移,只是步子踉跄,随时可能昏死过去。

殷红的血映在楚狸眼中,他疯癫之际蓦然有一丝清明,终于看清楚瑜模样,泪蒙蒙的奔上来将灵气输入楚瑜体内为他疗伤,末了还从包裹中掏出一颗地品丹药塞进楚瑜嘴里。

楚狸眼神慌乱的解释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——”

楚瑜无奈的笑笑:“我知道,只是兄长,你该醒醒了。”

“我,我先回去了。”

楚狸忙不迭想要逃跑,楚瑜却是拉住了他,伸手为他理好衣物,又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楚狸身上,这才松手放人。看着楚狸走了几步,楚瑜在他背后又道:“兄长,东君救你不是让你活成这幅样子的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
回到寝宫,楚狸颓然的坐回床上,他觉着这里好冷,没有齐子佩的温度。

将包裹中的印章又拿出来,楚狸放在面前仔细端详,思考着楚瑜方才说的话。

是啊,齐子佩散功救了自己,难不成会让自己活得这般落魄?

呵呵,他若是知道了,恐怕又要骂自己不长进了吧......

【系统用户请注意,若12时辰内再不进行选择,则系统将执行抹杀程序。】

系统提示音又响了,这次不是询问,而是最后通牒。

楚狸捂住自己泪涕横流的脸,骂到:“娘的,为什么一直都要逼我啊!”

【系统并非是对用户进行逼迫,最终任务奖励已发放至您原来世界,请谨慎选择。】

“任务奖励?”楚狸一愣:“难不成你还能把齐子佩还给我?”

【一切皆有可能,最终任务奖励乃是随机生成,用户请谨慎选择。】

“呵呵呵,骗子,都是骗子——”

戌时,楚狸寝宫。

已经入夜了,楚瑜放心不下楚狸,便又来了,令他不敢相信的是楚狸竟正在吃饭,还穿的整整齐齐。

见到楚瑜来了,楚狸眉头一挑:“来了?早上说的信是?”

“啊。”楚瑜免不了愣了下:“是扶音师叔来的信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同你说。”

楚狸听了沉吟片刻:“信呢,给我看看。”

楚瑜面色一喜:“好,好!”

他匆匆坐到楚狸身边,将贴身放着的信拿了出来递过去,上面还沾了今日楚瑜的几口血。楚狸接过后抹了抹信封,打出一个法决,扶音的幻象立马出现在了二人面前。

可以看出,扶音是面带欣喜的,他欢喜的说:“楚狸,好消息,师弟应是魂魄未灭,不过好像是为你塑形时被吸入了什么地方,似乎已经不在归墟了。”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前妻有毒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:新版.上我的总裁老婆篮球高手从末日开始的位面战争不落相思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