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121章 番外章 要吃糖(2/2)

“哦,这样啊。”齐子佩开麦满不在乎的说:“夫人开心就好,那些与我无关。”

组了大约有十五分钟,团里还剩两个坑,楚狸有些等不及了,齐子佩便说随便来两个老板。

哎哟,这下可好了,进来的是山河逢春和十里红妆!

齐子佩是不知道这事的,组员们也看热闹,很快那二人就上了yy。

十里红妆喜欢作妖,上了yy听到齐子佩在说话,耐不住就开麦问东问西。

齐子佩颇为嫌弃的搭理了两句,却是看到身旁的楚狸有些愣神,他还没问,yy炸了。

“哎哟这不是楚狸么?”十里红妆用她好似捏着鼻子喘不上气的嗓子讥讽道:“怎么又建号回来了啊?”

楚狸没有理她,却听yy中又起一男声疑惑的说:“楚狸?你出院了?”而听到这个声音,楚狸眸子里的神采低了三分,心情似乎也越来越不好,他干脆将尸体躺在boss面前,只跟齐子佩说了声就扭头走去厨房倒水切水果去了。

齐子佩这会儿算是明白了,他闭了二人的麦,直接开了boss。

作为一个高素质的团队,就在楚狸捣鼓水果的时间,老一过了,出的装备不错,是十里红妆他们要的。看到装备的十里红妆跟打字机一样在队伍频道刷屏,齐子佩冷笑一声,将她和山河逢春踢出了队伍。

这时恰好楚狸回来,看着他的动作眼睛都要瞪出来了。

他将水果和水放下坐回座上说道:“我的天,黑cd,齐子佩你够狠的啊?”

齐子佩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脑袋:“为了夫人,我什么都愿意做呀!”

这时世界上已经开始刷齐子佩黑cd的事情了,但更炸的是yy。

“什么,原来楚狸真的是团长夫人?”

“我的天,幸好我今天来打金团了,不然,嘿嘿嘿——”

“啊,夫人声音也好听,好有cp感!”

“哦买嘎,你们没发现吗?竟然还是一个麦!”

楚狸听到耳机里隐隐约约传出的声音,这才想起说:“你忘了关麦了!”

“那有什么关系!”齐子佩一挑眉,手一揽,就吻上了楚狸。

“唔嗯——呼呼——”

yy终于安静了,楚狸眼睛一瞟,山河逢春和十里红妆的yy已经退了。

至于后来世界上没人刷他俩黑cd只是成了818那对开团夫夫的事情,齐子佩的解释是,我黑了他俩账号!

不过,黑cd什么的,小朋友们不要学哦!

***

东方医生与他的傻子病人。

东方医生是怎么成为医生的,医院里没人知道,就像方芷护士一样,二人突然出现在了医院里,却不是那么突兀。大家想不起他们是何时进的编制,偏偏总觉得熟悉的不得了。

关于这位东方医生的传闻特别多,但人们最关注的还是他的婚姻问题,毕竟东方医生的条件太好了。

东方墨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主任医生,可谓是年少得志意气风发。

只是治人之人不治己,谁都不知道东方医生有个令他自己都十分头疼的问题——做梦!

不是一般的梦,常常都是噩梦。

其实那位名为楚狸的病人入院的时候东方医生便有疑惑,这人好熟悉!

东方墨从诊治楚狸开始,就不止一次在梦里看到过这个人,而那些梦像是连续剧,一集接着一集。梦中世界奇幻无比,但结局都不怎么好,最后他总会变成一团肉糜。

今天也是如此,东方墨浑身酸痛的在阳光中醒来,噩梦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。

他揉了揉眉心,心想,自己大概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。

不过这个行程不会是今天,今天他得去表姨家里,表姨说了,有事儿托付他。

开车一个小时,东方墨才到了他表姨家里。

表姨和表姨丈神色局促,俩人显得十分紧张,犹犹豫豫的将他请进了家门。

东方墨还当他们做了什么坏事,才坐便问:“表姨,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这......”表姨张开口却还是犹豫,直到表姨丈捅了她一下才又说:“家里,捡到个病人。”

“什么?你们在门口捡到个傻子?”

听了二人叙述,东方墨忍不住吼出声,这二人太不小心了,捡回来的万一是装的谋财害命怎么办?

大概是看出了他的忧虑,表姨安慰道:“是真傻了,都不记得自个名字了,你去看看。”

表姨想了想又说:“还没来得及报警,昨个哭了一夜,你学的这方面,先找你看看。”

“哎,好吧。”

跟着表姨到了二楼,东方墨推开那傻子住的房间的门,果然,正在抽泣。

虽然傻子低着头,但也看得出他是个素净模样的男子,只是傻了罢了。

东方墨示意表姨和表姨丈走下楼安静会儿,自个儿走到了傻子面前:“你叫什么?”

他本以为得多问几遍,谁知傻子一听他声音就抬起了头,眼睛亮晶晶的。

东方墨也怔住了,这傻子,和他梦中所爱之人一模一样!

“哥哥?哥哥?”傻子扯了扯东方墨的裤腿,倒也不哭了,只是眼泪鼻涕都沾在了东方墨裤腿上。

东方墨被他扯的回了神,这才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傻子傻兮兮的露出笑脸:“不知道,哥哥说我叫什么就叫什么。”

“柳,柳芙洵......”

东方墨以带回去照看为由把柳芙洵带走了,表姨他们也没起疑。

他倒不是把人带到了医院,而是带去了家里,一路上柳芙洵扯着他的衣角都没放手。

待到把人安置好了,东方墨才颓然的躺在沙发里,有些细思极恐。

难道,那个梦,是真的?

就这么想着,东方墨竟然睡了过去,奇怪的是这一次,他没有做梦!

“哥哥,哥哥,我饿。”

察觉到身上的衣服被扯开,东方墨乍然惊醒,才醒又觉得胸前凉凉的,低头一看,柳芙洵在吸他的——

虽然有了感觉,东方墨却是扯开了柳芙洵:“这不能吃。”

柳芙洵神采奕奕的大眼满是好奇,他嘟嘴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就是不能吃。”

柳芙洵瞬间瘪了气,他扑进东方墨怀里:“可是我好饿。”

东方墨猝防不及被他抱了个满怀,沙发跟着一陷,他看着天花板想,自己难道是个gay?

可柳芙洵不给他思考时间,饿起来更是个疯子,开始到处乱咬。

这乱咬不要紧,要命的是,东方医生的小兄弟挺起来了。

柳芙洵不咬人了,他盯着东方墨认真道:“哥哥,有东西咯到我了。”

都不知道他真傻假傻,纯情还是演戏,东方墨忍不住了!

待到‘喂饱’了柳芙洵,东方墨想,他这辈子完了,竟然对来路不明的傻子——

不过这傻子似乎也不坏,毕竟梦中是假的,遇到他,才是真的!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

上一页章节目录没有了
他们都在读: 前妻有毒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:新版.上我的总裁老婆篮球高手从末日开始的位面战争不落相思意